<div id="dpdc0"><span id="dpdc0"></span></div>

        <em id="dpdc0"><ol id="dpdc0"></ol></em>

        <dl id="dpdc0"></dl>

        <div id="dpdc0"></div>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時政-法律 > 人民文學 > 2001年第7期

        目標,下一個高度

        佚名 人民文學 瀏覽 2306 次  [2008-1-3] 字號:【  

                2000年12月19日上午10時,蘭州鋁廠總經理辦公室,總造價2146萬元人民幣的4臺套921000KVA/220變壓器簽字儀式在這里舉行。沒有鮮花,沒有掌聲,但簽字雙方手中的筆卻是沉甸甸的,仿佛有千鈞之重。儀式結束后,鋁廠董事長馮詩偉握住江蘇南通友邦變壓器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張邦國的手說:祝你成功。

                  張邦國說:我們的命運是聯系在一起的。
                  他與拿國務院津貼的變壓器專家一見鐘情,他的手還伸向烏克蘭、白俄羅斯…… 
                 走出鋁廠,一陣凜冽的寒風迎面襲來,張邦國的頭腦忽然間變得分外清爽,他對總工程師張洪說:再過10天光景,就是下個世紀了。張洪說:是嗎?張邦國說:你的頭腦里只有變壓器,快要不食人間煙火了。張洪笑笑說:大哥不說二哥,兩個差不多。哈哈哈……張邦國甩下一路笑聲。

                一個偶然的機會使得張姓哥兒倆結下了不解之緣。 
                   1994年年底,南國順德,沈陽變壓器研究所召開的全國變壓器學術討論會在此召開。

                  兩位中年男子,身高不相上下,一胖一瘦,不約而遇。 
                  他們談得情投意合,纏纏綿綿。素不相識的兩個人怎會一見如故的呢? 
                 那得追溯到90年代初,南通變壓器廠有兩位技術人員到江西變壓器廠培訓,回來后,說起該廠有位中年專家叫張洪,十分了得。并且提供一個信息:張洪的夫人是上海人,他遲早是要向上海方向移動的。

                 張邦國不動聲色,深思熟慮之后,下定決心,挖!向縣有關領導匯報后,驅車直奔江西,找到張洪門上,很可惜,張洪夫婦都出差在外,撲了個空。

                  回海安后,張邦國若有所失,接二連三的信息過來:上海變、常州變、無錫變等廠家頻頻向張洪遞送秋波,他私下掂量:我們憑什么吸引人家?真是做夢吃西瓜,想得甜。

                 順德之遇,張邦國冷卻的心重新燃燒起來,他滔滔不絕地介紹自己廠的情況,包括將來的發展藍圖。張洪笑笑說:你說的我都知道,其它幾個廠我也清楚。是的,良禽擇木而棲,一個成熟的男人在跳槽時是極為謹慎的。

                   張洪說:你是學工的,又是第一把手,我如果設計出國內國際最好的變壓器,你能把它做出來嗎? 
                   張邦國大喜過望,真是天上掉下個林妹妹,他拍著胸脯說:你的理想,我一定讓它成為現實。

                  好一個張洪,散會后,從南國飛到了北國,從天津開始,向南沿途考察了知名的變壓器廠,最后來到了海安,一頭撲進了廠設計室,跟設計人員干將起來,三天三夜,飯送上門,困了就地打個盹,又一個拼命三郎!

                年底了,張洪到上海過節,臨走甩下一句話:我要征求妻子的意見。 
                張邦國心里像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上海人挺精明,不是張洪那樣的技術呆子啊! 
                除夕之夜,鞭炮聲此落彼起,到處彌漫著節日的氣氛。張邦國家電話鈴響了,傳來張洪的聲音:明天到海安過初一,攜妻帶女! 
                張邦國心花怒放,當即通知所有廠級負責初一在廠里開團拜會。 
                團拜會其樂也融融,不言而喻,張洪從此成為通變技術頂梁柱。 
             目前通變的技術隊伍可謂人才濟濟,國家檢測中心的趙衛赤高工,高壓測試專家蔡心一等等,都是張邦國的座上客。海安人發現,常有高鼻梁、藍眼睛的老外在廠里出沒,這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前蘇聯解體了,張邦國盯上了那邊的專家,他知道烏克蘭、白俄羅斯有些專家的變壓器技術世界一流,憑著大學時學過的現在忘得差不多的俄語,他幾度轉游于原蘇聯的盟國,終于與幾位專家簽訂了聘用合同。

                   那邊解體,科技人員無用武之地;這邊改革,求賢若渴奉為上賓。當年的大哥二哥,現今的差別何其大哉! 
                   他失眠了,思前想后,怎樣才能走出海安,走出江蘇,走向全國、全世界 
                  從蘭州回到海安,張邦國的頭腦里就是裝著“220”。 
                 夜深人靜,他來到車間,在一條又一條自動生產線面前駐足、凝視,看不夠,愛不夠,他的思緒飄向了當年。

                 1985年早春,月朗星稀,乍暖還寒。民主選舉廠長的會議結束之后,快到12點鐘了,張邦國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著,失眠對他來說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因為他根本沒有時間失眠。

                是激動嗎?是,也不是。 
                代表投票,硬碰硬,選上了,說明群眾是信任的,當然激動了。但是,當了多年的副廠長,副變正,也算順理成章。 

           是憂慮嗎?是,也不是。 
                 領導壓擔子,幾百職工要飯吃,夠沉重了。但是,他是條漢子,膽子大著呢,從來就不知愁滋味。

                他在想:打狼要有棒,打虎要有槍,我的“棒”和“槍”怎么樣呢? 
                即以江蘇而言,北連(連云港變)南常(常州變),實力無疑高出自己一個檔次,左鄰右舍的鹽(鹽城變)泰(泰州變)也比自己強,看看自家的設備,簡直就是一堆破銅爛鐵,丑陋不堪。

                擺在面前有兩條路可供選擇:第一條,守攤子、混日子,混不下去就垮臺;第二條,引進新設備,增強競爭實力。無疑,第一條是死路,第二條是活路。但是,活路也不是好走的啊!背上千萬元的債務,什么時侯才能還清呢?

                求生不等死,就在張邦國當上廠長的這一年,通變塔上了引進末班車,從德國喬格公司購進具有國際80年代先進水平的鐵芯縱線、橫剪切線和波紋油箱三條生產線。

                物換星移,八個春秋過去了到了1992年底,他們還清了內債外債,張邦國也被評為省勞模,黨和人民認定他是功臣。

                然而,這位功臣非但沒有居功自傲,反而更加坐不住了。1993年,他研究國家電力發展的大趨勢,認為市場需求量很大,果斷決策:實施重大技術改造,開發高電壓等級110KV大型變壓器。這一大手筆耗資近3000萬元,聽來令人咋舌,為此他得到一個“張大膽”的美稱。

                有時候,張邦國的行為在常人的眼里帶有蠻干的色彩,但結果往往出人意料。“110”上馬之時,車間正在施工,構件布滿場地,負責安裝汽相干燥設備的沈陽真空技術研究所(現沈陽友邦真空設備有限公司)安裝人員察看現場后,斷言不具備安裝條件,撤回了。此時,張邦國正在揚州開會,他一個電話打到沈陽,要求安裝人員立即返回。沈陽方面不相信,經理親自帶隊到海安,問張邦國如何安裝。張邦國說:白天廠房施工,夜里設備安裝,具體操作由我來指揮。那陣子,張邦國正犯腰疼病,無法站立,只好坐在椅子上。場面既緊張又驚險,50噸大吊車像走鋼絲一樣在各種構件的夾縫中徐徐移動,6個通宵,90多噸的設備搬進正在施工的車間,廠房建好了,設備也安裝好了。沈陽真空所教授級高工宋意先感慨地說:我干了幾十年工程技術,還沒見過這個場面,張廠長膽識過人。

                  “110”當年試制成功,次年通過了國家機械部、電力部和沈陽變壓器研究所、武漢高壓研究所的聯合鑒定。短短幾年時間,通變就開發了大型整流變壓器、干式變壓器、全密封波紋油箱變壓器等高新技術產品。舉世矚目的黃河小浪底工程和長江三峽工程用上了他們的產品。1996年,通變為河南滎陽鋁廠生產的12000KVA大型整流變壓器是國內絕無僅有的。

                張邦國是個不安分的人,他又瞄上了新的目標:“220”。每上一個臺階就要背一身債務,背債的日子不是好過的呀!但是他認為:沒有實力,就無法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立足。即以蘭州鋁廠4臺套“220”的變壓器競標為例吧,如果通變沒有生產“220”的能力,那么連競標的資格都不具備。參加競標的4個廠家,除通變外,其余3家都是國家大型企業,鋁廠為什么把賭注押在他們身上呢?因為張洪設計的變壓器結構新穎、節電、價廉,堪稱世界首創,實在太誘人了。

                 登泰山而小天下,張邦國雄心勃勃,他要向極頂攀登。 
                解謎之一:他不是專職技術人員,怎的對變壓器制造處處精通?他說:坐辦公室坐不出水平、坐不出效益 
                身為董事長兼總經理的張邦國,夠忙的了,800多名職工,生產、經營,還有廠內廠外的人際關系,有多少事需要他去處理啊!但是,他有一個口頭承諾:凡是生產上、質量上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隨時越級向他本人報告。

                公司的技術人員、車間主任,乃至于普通工人,說起張邦國技術創新和解決生產上的疑難雜癥,如數家珍、滔滔不絕。

                 徐如根(生產科調度):我們為滎陽鋁廠生產12000KVA大型整流變壓器的時候,到蘇州盛澤絕緣材料廠加工環氧筒,該廠說他們從未生產過這么大的筒,必須到上海去做筒模,一只筒模就是3萬元。我們打電話向張廠長匯報。張廠長說:你們不忙定,等我去看看再說。第二天,他來了,我們一起到該車間走了一圈。他說:回家吧。我們莫名其妙,難道不做了嗎?坐在車子里問他,他說:筒模我們廠就有,3萬元一只,開國際玩笑。我們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張廠長說:我們廠里不是有繞線模嗎?嫌小,外面包上幾層鐵皮就可以了。回廠一試,果然靈光。

              張義紅(生產科科長):我們在加工大型變壓器零部件的時候,因焊接局部溫度升高,受熱不均而造成整個零件變形。張廠長指責說:歪七歪八的像個什么樣子!我們說明原因,他說:受熱不均難道就沒法解決了?我們想了好久還是束手無策。他找來一只大容器,盛上水,焊接時,零件一半沒在水中,一半露在水面,局部的高溫傳散到水里,再也不變形了。

                呂金林(工裝設計員):生產大型變壓器,需要1200噸油壓機,買一臺要300萬元,張廠長說:我們自己設計,外協加工。幾天以后,他將設計構思一五一十講給我們聽。我們設計好了,請他審查修改。圖紙出來了,外協加工成本費只花了不到60萬元。

                何志富(質檢科長):為包頭鋁廠生產的63000KVA整流變壓器,質檢時出現放電現象,我們怎么查也查不出原因,只好向他匯報。他到現場一看,手指向鐵芯與夾件之間說:問題就出在這里,鐵芯的接地片與夾件沒有連接好,造成懸浮放電現象。我們一檢查,果不其然。如果斥掉重裝,不但影響交貨日期,而且要損失幾十萬元。

                 粗略統計,從1998年到2000年3年時間,張邦國發明、研制、主持、參與的技術革新、雙增雙節項目共有38個,實現效益2313.7萬元。

                   張邦國簡直神了! 
                  秘密在哪里? 
                 追尋他的身影就能找到答案。他除了出差、開會,十有八九是在車間。同事們總結張邦國有四多:看得多、聽得多、想得多、點子多。從原材料進廠到產品出廠,每一個環節他都關注,無數個循環往復,變壓器在他頭腦里活了,熟了,一熟就巧    。 
                 許多神秘的東西,在道理上其實是很樸素和簡單的。 
                 解謎之二:他像一部不知疲倦的“永動機”,其動力源泉是什么呢?他說:黨和人民給我榮譽和信任,不干好何以交待 
                張邦國是個工作狂,就像一部開足了馬力的機器而不停地運轉。廠里干部職工有一句順口溜:這不怕,那不怕,就怕張廠長夜里打電話。他打電話無非兩種情況:一是處理問題,不管是車間生產上的,還是各科室的,今天該做的事不準拖到明天。暖洋洋的被窩,甜蜜蜜的夢鄉,都被電話攪了,不想上廠又不得不去,去了不知拖到幾時。困了累了還不好說什么,廠長都陪著呢,他能挨你為什以不能挨?二是出差辦事,張邦國沒有作息時間表,說出差叫了車子就走,跟他出差常常不用住旅社、上飯店,除了工作,就是坐著車子跑,不分白天黑夜,不問陰晴寒暑。

                  機器還要保養呢,何況血肉之軀! 
                 有一次,他病倒了,消化道出血,連續一個星期。到醫院探望者此去彼來。張邦國光火了,一個電話打到廠辦曉諭全廠:我張邦國壯著呢,放點血死不了,誰也甭來看!

              有時候,他的血壓高到警戒線,同事們很擔心,他若無其事地笑笑說:這是遺傳,不要緊。遺傳真的不要緊么?何況根本就不是遺傳。

                   有位朋友私下告誡他:你這樣干,遲早有一天要搭上小命的。 
                  他說:不干行嗎?組織上給了我最高的榮譽:全國勞模!一個縣有幾個?你不干好人家會說你這個勞模是假的;全廠職工有800多,現時年平均工資超過15000元,大家喜笑顏開,勁頭十足。如果干得不好,工資打折,下崗輪崗,企業還能興旺發達么?

                  在張邦國的身上,應了一句老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解謎之三:搖搖晃晃的“不倒翁”就是倒不了,他堅定著一個信條:相信群眾相信黨 
             張邦國是海安縣第一家民選廠長,上臺以后就沒有下臺,一干就是十五六年,成為全縣企業界少有的不倒翁頭頭之一。

                如果誰以為他的地位堅如磐石,不可動搖,那就錯了。真實情況是:每過那么幾年,就出現一次“人民”來信的高潮,有反映組織上理所當然地要查,一查傳聞便是沸沸揚揚。流言飛語自然會傳到張邦國的耳朵里。對此,他泰然處之。他說:如果我犯罪了,被繩之以法,那是罪有應得:如果我犯錯誤了,組織上處分我,那是對我的教育。是非功過,組織上會有定評,用不著自己去瞎操心。他沒有時間更沒有精力去對付那些剪不斷理還亂的人際關系。

                組織上是支持他的,2000年10年1日,縣委書記秦厚德聽取了張邦國的匯報后說:你為南通變壓器廠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我們縣委是支持你的。你要好好干,爭取在新的世紀再上新的臺階。10月3日,南通市委書記周福元特意請張邦國吃飯,席間,張邦國自然又是一番匯報。周福元說:你們廠抓住了機遇,發展很快,現在要乘勢而上,把蛋糕做得更大一些。辦現代企業就要有氣魄和膽量。

                   領導人的話說到張邦國的心坎上,他原本就是一個“張大膽”。 
                  張邦國如此從容和自信,另一個原因是他的形象深深地植根于群眾之中。每次風波起時,組織上除了對“人民”來信的內容進行調查核實,還對廠級干部進行民意測試,而每一次總是張邦國得票最多。是的,人眼是秤,誰優誰劣,一清二楚。盡管他有時發起脾氣來雷霆萬鈞,訓起人來不顧情面,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心里不記仇,傾盆大雨過后就是艷陽天。盡管他有時因偏聽偏信而冤枉了人,但當事者不開頂風船,因為他們知道,一旦情況清楚之后,他嘴上不說,行動上馬上就會改正。

                十五六年來,張邦國與干部職工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基礎。新世紀早春,江蘇省一家新聞媒體的資深記者特意到海安來采訪他,他一口氣報出了數個名單:設計科長陳明、技術中心主任張明、繞線車間主任張承躍、供應科長崔益鳳、銷售科長徐平、總裝車間低壓銅排焊接工人王軍、絕緣繞線車間絕緣班長徐海霞、板多車間制殼班班長王慶平,說起這些人的事跡和貢獻來滔滔不斷。記者數次打斷他的話,要他談談自己。他說:做為企業主要負責人,我是吃了不少苦,作出了我應該做的貢獻。但是,功勞都記在我的名下,不公平。我們廠的干部職工,特別是第一線的工人,真是做得苦啊!

                工人說廠長辛苦,廠長說工人辛苦,不是掛在嘴上的表面文章,這就好了,大家的心就聯系在一起了。

                難解之謎:“三力”。“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世界上很多事情原本找不到一個公認的解釋 
                 當年,在討論變壓器商標時,通變稍有些墨水的人都踴躍參加,一連串美麗動聽的名字提了出來:海燕、海鷗、海花、海潮……大家不約而同:臨海,縣名有一個“海”字,不能少這個字。張邦國聽了,連連搖頭說:俗!俗!

                  通變的企業精神是樹立于廠區的高大標語牌上寫著的八個字:超凡脫俗,永不滿足。

                 且看他起的名字:三力。 
                 俗是脫了,但什么意思呢?他笑而不答。于是廠內外有興趣者紛紛解謎。有位作家認為是凝聚力、向心力、戰斗力。有位理工科大學生認為是電力、磁力、引力。

                 有位猜謎者從三個力的排列上看出門道:上邊一個力,下邊并排兩個力,組成一個三角形。偉人鄧小平明確提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有第一,就有第二、第三。張邦國外愚內秀,這個圖案商標是否代表他科技興廠的思想呢?

                 其實,通變、三力、張邦國,內涵是十分豐富的。“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從一個視角去看,難免有失偏頗。三角形的圖形給人的感覺是穩固的,積極向上的。 
                埃及的金字塔不就是三角形么?張邦國和他的同事們以超凡脫俗、永不滿足為精神支柱,就是志在壘起一座企業的金字塔。

                      〔責任編輯 吳 仁〕

        分享到:
        科學技術論文征稿
        教育理論與教學研究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免费

            <div id="dpdc0"><span id="dpdc0"></span></div>

              <em id="dpdc0"><ol id="dpdc0"></ol></em>

              <dl id="dpdc0"></dl>

              <div id="dpdc0"></div>

                  <div id="dpdc0"><span id="dpdc0"></span></div>

                    <em id="dpdc0"><ol id="dpdc0"></ol></em>

                    <dl id="dpdc0"></dl>

                    <div id="dpdc0"></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