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pdc0"><span id="dpdc0"></span></div>

        <em id="dpdc0"><ol id="dpdc0"></ol></em>

        <dl id="dpdc0"></dl>

        <div id="dpdc0"></div>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時政-法律 > 人民文學 > 2001年第9期

        婦外科的個別病人

        李 晶 人民文學 瀏覽 2060 次  [2008-1-4] 字號:【  

                 住院那天是五月里的一個下午,天氣很熱,千波紅頭漲臉辦好一切手續,乘電梯上到專屬婦科的六層。護士長帶她先在體重儀上量身高體重,再試一下體溫表,記錄之后,發給她一身病號服,再加一只托盤一把暖壺,護士長吩咐她,把東西拿好了,現在去21床,換了衣服等著。  

                     
                 那個病房很大,一共八張床,除了留山來的21床,其余七張上都有人躺著或坐。千波換衣服時,鄰床的病友和她笑著點頭表無歡迎,問她什么病,她說子宮肌瘤。鄰床問,多大個?
                    她說,五點六一個,還有三點幾兩個。鄰床眨下眼睛,挺了解似的說,噢,你是多發性。鄰床再問千波年齡,有沒有孩子?千波告訴她,今年40歲,有一個孩子。  

                       
                鄰床看上去比千波再大幾歲,面孔黃瘦,長長的頭發像剛剛洗過,半濕半溻地散披在肩上。問過之后大概覺得已經基本掌握了情況,她對千波勸導般地說,你反正孩子也有了,那就連子宮一塊兒摘最好,你別害怕,沒事兒,你這種手術大夫最樂意做。  

                       可是我不樂意做。
                       怎么不樂意?
                       我要求剝離,因為彩超看,我的肌瘤位置長得好,剝離不難。  
                       那你就也別剝離。你還留著子宮干啊?你就不怕復發?再長?
                       書上說,復發率只有30%。  
                       30%,還少哇?
                       就是70%復發率,我也不切。  
                      
                    千波給自己倒了杯水,吃定了心丸似地坐在床頭慢慢喝。這時她發現病房里的所有人兜在都眼睛轉向她,帶著不理解,帶著反對,還帶著笑話神氣,她們紛紛發言。  

                      
                    ——21床,我告訴你,不會有大夫愿意給你做的,你給大夫出難題啦,怎么還剝離啊,有嘛心要,本來挺簡單的事,非得費事。  

                      
                    ——嗨,都這歲數,想開點兒吧,開刀還不開值實,子宮那是生孩子的工具,現在沒用了就去掉算了,留著添病啊,你等過兩年復發了再二宮,醫療這一改革,花錢還不定得怎么著呢。  

                    ——21床哇,你別害怕,別說子宮,就是卵又有嘛,說摘說摘啦。   
                    ——就是,怕嘛的?告你別怕,嘛也不影響,就說那性生活,也照樣,更好,更痛快!
                      
                    嘩地大伙都笑了。千波也笑。氣氛是挺敞亮挺友好,熱熱鬧鬧的,有一種主動交流的愿望,一種充分討論的熱情。  

                      
                    居然這里如此解放,本來人人最隱私內容到了這里忽然變得最為公開、最為坦白。似乎誰都是一副婦科標本的樣子,反正知道遲民是要做那刀俎之下的魚肉,還有何理由再隱瞞自己那本最能念叨、最能宣泄的場所,說吧,說吧,這里還是最富經驗的地方,無論你有多么奇怪地病,現在盡可以掏出來交給大伙兒研討。  

                      
                    20床是子宮內膜異位病,明天一早手術,要不怎么洗頭呢?弄不好可能要子宮卵一塊堆兒全切——兩側卵巢都切嗎?說不好,手術上看吧,反正咱們交給大夫了啦,要是兩側都看著不好,就都去了,留著干嘛用哇,保命吧!20床今年45歲,說話神情坦率中透無畏。  

                      
                    19床正吊著瓶子輸液,是宮外孕,有兩個月了,感覺不對才趕快住院,大夫叫她保守治療,看看輸藥是否管用。因此相比其他人來說,19床算是最舒服了,可是因為快40歲了,一直都沒有孩子,所以人又顯得些沒著沒落的焦躁、絮叨,總喜歡逮個機會就把大家話頭引到床經驗上。  

                      
                    22床37歲,身形比較嬌小,卻在子宮里長著個九點幾的大肌瘤,她相信是因為曾經做過三次流產造成的,她說她可受夠了,住院時就講好子宮一并切除,明天要跟20床前后腳上手術臺,現在她也跟20床一樣精神十分亢奮,有點“終于熬出來了”的勁頭,也是病房里的“主講”。  

                      
                    23床是子宮肌瘤外加宮頸脫垂,年紀有46了,大夫告訴說手術復雜點,上面下都得做,也是全摘(子宮及卵一并切除),安排明天開始排腸。現在她人帶著一股緊張氣,不斷打手機,叫她老公過來買術手后用的腹帶和藕粉。  

                      
                    24床說話一口外地口音,形象看著年輕,還有30歲,卻已經離婚多年,因為天生沒有陰道,現在籌足了三萬塊錢來這個醫院做陰道,想術后重新建一個家。中是住了一星期醫院了,主刀大夫還沒定下來,據說大概要安排那個人稱“一刀切”的岳主任。岳主任是男的,老頭,她不知道這個大夫能不能給做好,神情有點沒著沒落的。  

                      
                    25床和26床都是昨天上午剛手術過,現在不都吊著瓶子輸液,下面插著尿管。不過這并不妨礙倆人說話,倆人都是子宮肌瘤,年過40,“全套摘除”,術后精神看著很不錯,臉上都有一種很釋然的舒展狀。  

                      
                    千波仔細觀察這兩個剛剛做了全切手術的人,心中暗暗奇怪,她們為什么就沒有一點失落感呢?她離開床過去跟她們挨得近些,還未開口,那倆人就以一副過來人的口氣先跟她說話。這個說,21床池,啊,咱們都是老百姓,嘛叫活出質量?嗨,不完就完了!我勸你來個干凈徹底吧,趕緊跟那個沒有用的器官說再見,別給自己找麻煩。那個說,你可千萬別小看復率,看你這人氣色有多好,臉上紅紅白白的,那血還旺著呢,復發是肯定的,所以別大意趕快叫大夫給你做吧,別留著!留著養虎哇?

                      
                    現在正是禁止探視的時間,病房里清一色的只是病人們在說話,間或有護士推著小車進來發藥,換輸液瓶子。護士覺得屋里有點鬧,一再說,幾位少說點兒吧少說吧,說話多了手后病人不好恢復!

                      
                    這時一個學生樣的小大夫抱著病歷夾子走了進來,她一直走到千波跟前,說,21床,你叫千波?你要做一個“診刮”。  

                    千波問,現在就做嗎? 
                   小大夫像小鳥一樣對她點下頭,說,對,現在就做,你跟我上手術室。   
                   千波立刻心里亂跳,換好鞋子,跟隨小大夫朝走廊外面的大廳走。  
                      
                    住院之前千波曾去圖書館翻過書,知道診刮的必要。診刮就是刮宮術,是用于開刀前的診斷,要刮取子宮的內膜來做病理化驗,以便明確診斷指導治療。雖然這上手術操作比較簡單,但過程中也會讓人很疼的。  

                      
                    果然很疼。小大夫似乎手很生,慢條期理一步一步做。她使那個叫擴張器的東西反復來回擴張了好幾次,最后一只長長的刮匙長達一個世紀似的在里面刮個沒完沒了,像有個鋒銳的細鉤子在心底深處不停地撕擰,極疼,疼得千波禁不住渾身哆索著叫出聲來。  

                      
                    小大夫四平八穩地安坐在那里說,有一點疼啊,再堅持一會兒,都是有一點疼的。  

                      
                    忽然手術室的合頁門在千波腦袋后推開了。一個護士抱著一摞單子掠過手術臺架子走進來,又站住了,她對小大夫小,你快點做,下邊冰棍來啦。  

                      
                    一會兒合頁門又關上了,那護士不見了,依然是靜寂中只沙沙輕響著小大夫慢條斯理的操作聲。千波忍不住眼淚出來了。她想當年做人工流產時的劇痛。  

                      
                    刮宮終于結束了,旁邊臺子有一支細小的試管瓶,里面浸在福爾馬林液中刮出的物呈著新鮮的粉紅色。  

                      
                    小大夫卸下口罩帽子,對千波說,你起來,你拿著那支瓶管兒去三樓送病理檢驗。  

                      
                    千波很艱難地窩著腰下樓梯去送病理,然后拖著步子回到病房,一頭躺到自己床上便不想再動了。感覺底下直在流血,那個地方隱隱地疼著。她周身虛弱,心里尤其非常難過,有一種強烈的受傷感。  

                      
                    此時已到探視時間,病房里仿佛開了鍋,家屬進來不少,大都是男家屬,分布在各個床邊,氣氛比剛才還要熱烈興奮得多,是過節般的歡聲笑語,有點兒慶祝的味兒。哪個床的丈炒來很香的菜,一定叫鄰床嘗嘗,他說為了當好模范丈夫,以前他曾特意在外面考了三級烹調本子;哪個床的丈夫幫妻子洗頭,一會兒一盆熱水打進來,忙得不亦樂乎,又不斷地揮著墩布給全屋上下擦地;哪個床的丈夫給妻子送來一只電腦筆記本,倆人一坐在床頭對著電腦打撲克,邊著邊給大家講最近網上的事兒。整個病房空前活躍,各種內容空前集合,除了躺在那里千波正在慘慘地“倒氣”,這會兒沒有人愿意靜著。他們坦率地交流,關于夫妻間的關系,關于孩子的功課,關于公婆的脾性,單位的效益;以及大夫的紅包,食堂的好壞,拄士的服務,等等,范圍無所不及。似乎現在人人都有一難得的聽眾,可以沉浸在大說大聊的快活中。尤其做丈夫的忽然都有了充分表現的機會,能夠不斷受到他人屢屢的夸獎贊語,不管那是否出自人家的真心,反正那是平日里在家里難得聽到的——22床,瞧你那位多巧啊,咸菜絲切得跟線這么細!——19床,你丈夫真是有心,這是給你買第幾回鮮花啦?——要我說,別管咱這丈夫現在有嘛錯誤,反正不招小,那就是好男人,對吧——是呀,是呀,現在就得這么想……諸如此類的贊許之中,丈夫們顯得振奮,更加賣力為妻子服務,他們不斷的穿梭,夸張著大步流星的腳步,夸張著手臂揮舞的動作,來回地刷端尿盆、冷暖壺,又洗又晾,始終不肯閑坐下來。  

                      
                    大家當然不會漏掉對新來的的21床的關心,一再問她吃什么,丈夫多會兒過來。20床不斷寬慰她說刮個宮沒有什么大不了,項多到了晚上一止住人就好了。她的丈夫還遞過來一個豆沙包。千波連忙推讓,說現胃里很不舒服,什么也想吃。19床丈夫千波,要不要替給家里打電話?千波說不用不用,家里一會兒就人來了。  

                      
                    可是一直到晚飯時間過后病房里該照紫外線消毒時,千波這里還沒見有誰過。她撐著一一樓小賣部買了一盒冰激凌回來,坐地過道慢慢吃。這會兒各個病房里的人都拖出自己的椅子來坐在過道里,等候屋里面的紫外線消毒——要消毒半個鐘頭。  

                      
                    千波吃冷食的樣子有點呆呆的,叫人同情,又有人不斷問她這個問她那的,她干脆不再避諱,跟大家說自己沒有丈夫,早離婚了,過一會兒姐姐來。  

                      
                    大家快要睡下時,千波姐姐才來。她提了一大袋好東西,先給千波打開一盒妙士酸乳,再給她掏出來肝醬、灘棗、龍眼、牛肉干什么的。床面上一下子堆得滿了。姐姐一再吃囑咐千波手術前一定要使勁養血,使勁吃有質量的東西。至少要養到12克(血色素)以上。  

                    千波皺眉頭說,我哪兒有胃口啊,刮宮刮得我都要吐了! 
                     ——而且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大夫什么意思。反正,我已經想好了,手術如果一定要摘 子宮,那我馬上出院。  
                      
                    姐姐看看周圍,病友們這會兒都在昏昏燈愣神看著她們,她緊張和婉地朝大家笑一笑,對千波說,你先好好吃東西,大夫那里我知道怎么談,你就放心吧,肯定是會考慮你的意見。  

                      
                    千波說你知道我跟單位請了假,如果還有人來電話,就說我出去采風了,再有你明天過來時,有兩樣東西別忘了,一是我的CD隨身聽,里面已經有磁帶了,一是給我去教育書店挑最權威的《婦科手冊》,最好是北京協和專家編的。  

                      
                    姐姐說,咳,書你就免了吧,你看你到這會兒還研究書,也太較真兒了,現在你住的家已經是市權威的婦科醫院了,什么問題不是都可以直接找臨床大夫嗎?

                      
                    千波說,不行,我最反對你這樣不求甚解,模糊思維,我的身體首先我自己最該鬧明白,每一步都不能草率。  

                   姐姐看她要生氣,只好說,好好,你不草率,你不草率,一個CD隨身聽,一個專家編的書,我明天準都給帶來,行了嗎?你還要什么?
                      
                    病房現在難得安靜,千波和姐姐似乎成了一對演員,讓大家又聽又看的沒夠。好像大家一面聽著看著一面又不斷地互相使眼色。忽然間25床大聲起來,哎喲,我可憋不住不啦!旁邊她的丈夫趕緊按住她說,你別叫,別叫,再忍一會兒,護士說肚子越疾疼越正常。他轉臉跟大家擠擠眼睛笑一笑,說,藕粉這東西可是夠靈的,這才喝了兩次吧,她這肚子就總想排氣了……他的話音還未落,他的老婆嗵地坐起來,只見她瞪眼咧嘴兩只手一上一下分別使勁,在下邊抻掉了尿管,在上面揪斷了電線(——檢測電線分幾個頭粘貼在手術病人的胸口上,接通床頭上的血壓心臟檢測儀,一般術手病都要檢測48小時。)

                   障礙剛拔掉,25床不管不顧急火火地跟丈夫說,快給我拖鞋扶我去廁所! 
                   一會兒功夫,25床彎著腰托著腹由丈夫搭身子慢慢地走回來了,倆人都抬著臉一副勝利者的神氣,告訴全屋說,嗨,我們排氣啦,梆梆——梆,別提有多痛快啦!

                      
                    倆人走來時那做丈夫的對千波姐姐說,我說你這當姐姐的可得好好勸勸你妹子,叫她也學學我們,皮實點兒!這年頭,也別活得太在意了,你說呢?你說嘛了,一咬牙不都能挺過來,你說是不是?

                    他這一席話讓大家都不接薦兒地靜默了半天 ,就好像大家都有他這個意思似的。  
                      
                    姐姐走后,千波拿上臉毛巾去沖洗室洗臉,回來時發現病里燈一下子全關了,沒有人再出聲。她摸著黑走到自己床前,措著門上玻璃透進來的走廊的光看一看表,知道已經是半夜了。可是人忽然覺得特別餓,想要吃東西,便小心意意翻騰姐姐剛給自己整理好的那只小柜子,先沖一杯熱乎乎的高樂高,又抓出來各樣的吃食,她呆坐在黑暗中壓著聲響咀嚼好半天,然后輕輕收拾,收拾之后她出去找值班臺的護士要了兩片舒樂安定服下去,強迫自己也快點睡下。  

                      
                    轉天早上千波醒來時明顯感到病友們都不大愛跟她搭話,人人看她的眼神都顯得十分距離似的。當護士的送藥推進來時,發給她的藥本來可以由門口的19床順手接過來傳給,19床卻裝做沒看見,一點也不動彈;那兒個丈夫家屬昨天還都熱情地搶著給她打水,現在卻沒人再問她打不打了;早餐車子來時她人恰好在上廁所,竟沒誰幫著把她昨晚訂好的一份熱稀飯打到碗里,害得她出廁所又跑出一大條走廊過去追索自己那份稀飯。  

                      
                    她一身是很敏感的,也極為自尊,要強,現在她心里很冷很硬地想,看來我在這地方是礙眼了,我不皮實,我在意,我非得保住子宮不可,我還是個單身——這又礙著你們什么啦,我就是這么個人!

                      
                    千波的主治大夫姓滑,一個和她年齡相仿的女大夫,是副主任醫師,醫院里規定,凡手術,一定要有主任醫師在場做主刀,所以滑大夫就告訴千波,你的情況我說了還不算,你還跟岳主任仔細商量。究竟可不可剝離,得聽岳主任拍板。  

                   千波對滑大夫的印象還是不錯的,覺得她比較人性化,能夠聽進去她作為患者的想法和
                    意見,態度上不僅和氣而且充滿了理解之情,尤其在給她做宮體探查時手法十分輕柔。那樣的輕柔實在令難忘。滑大夫的醫術究竟怎樣她并不知道,可是僅就她的檢查手法,千波就鐵定了要在她這兒接受主治的決心,心里想要是滑大夫技術全面能夠主刀就好了。  

                      
                    岳主任是在早上查房時出現的。顯然他是這個專科里的第一號人物,他被十幾個女大夫簇擁著進來,看上去儀表不凡,神采飛揚,雖然冰發已經稀疏,肩背也有彎駝。他將雙手很權威地背在身后,由他身側的一個小女大夫托著病歷夾子不斷地指說這個床那個床。凡被他指說的病人,臉上都由起榮幸的笑,顯出一種普遍的謙卑。  

                   他們竟然看也沒看千波,就從她的床邊掠過去了。也許是因為主治滑大夫此時地沒在?
                      
                    千波看不清岳主任的面孔,只聽到他對各個病人做蜻蜓點水似的解說。他說話語速非常快,肯定而且干脆,可以想到他在操持手術刀時會有多利落。  

                      
                    千波仰靠床頭,靜靜看看大夫們,感覺那一身一身的白衣阻擋著她的視覺,也干擾著她的聽覺。因此這里的一切仿佛并不那么真實。  

                      
                    查房剛剛結束,走廊外面骨碌骨碌響起一溜的推車聲,隨即病房門嘩啦被撞開,兩輛推病人的擔架車一前一后排在門后,兩個師傅樣的男護干站在那里高聲叫:20床,22床,準備好嗎?上車?

                      
                    20床和22床臉上都帶著笑,忙忙地拖著小碎步奔過去,說來啦啦。倆人分別上床躺好,在一種頗為喜興的氣氛里她們朝自己的家人和病友們招手道再見。  

                      
                    門合上了城一陣推車子的骨碌聲遠去,昨晚滑大夫夜班,現在回家了吧。千波又問,岳主任上午有沒有手術?護士長對她搖搖頭說,岳主任一般很少上手術,人家可是專家啊,千波問,那什么情況他會上?——當然是疑難癥啦,護士長說,不過,假如患者有特殊要求,他也會做的。  

                      
                    坐在岳主任的辦公室里,千波情緒上帶著抵觸,她不能理解自己為什么一定要跟岳主任面談。或許對一種事越是把握不住,就越是想近距離地面對它?
                      
                    一上來她就感覺這個岳主任對她一點也不重視。他不停地接電話,坐也不坐,一直挺高地站在那里,眼睛只看著電話旁邊的臺歷,手里把弄著一支鉛筆。那只手大而白,手背上淡藍色的筋脈突起來。  

                      
                    電話總算打完了,岳主任坐下來,看一眼千波,問:你有什么問題?千波叫自己盡量帶點笑,老實認真地說,滑大夫告訴我說,關于我的手術方案,可以跟您當面商量一下。  

                      
                    岳主任偏著頭沉吟一下,表示她的情況很生疏。千波便自我介紹幾句,她發現,當她剛一涉及剝離這個詞時,對方的眼睛立刻就變得專注起來。  

                      
                    岳主任專注地看著她,以那種自知對任何患者都擁有決定權的口氣來對她說話。他說你說的剝離,在臨床上講就是子宮肌瘤剔除術,顧名思義,是指單純把肌瘤挖出來而保留子宮的手術,這種手術適用生于需要生育、年齡在40歲以下的婦女。  

                      
                    千波說,我知道我的情況確實是不再需要生育了,可是,我患的是漿膜下子宮肌瘤,照教科書理論,適合于單純的肌瘤剝除手術,子宮是可以保留的。  

                    ——可以保留不等于需要保留,你為什么一定要保留子宮? 
                    ——因為我的情況具備保留的條件。  
                      
                    ——這個理由不充分。子宮肌瘤常常是多發的,由于體內存在某些利于肌瘤生長的條件,所以一定時間間隔后,有可又有新的肌瘤生長,資料表明,術后年齡小于30歲者復發率為47%,大于30歲者復發率為21%,因此選擇剔除術,你要有足夠的考慮。  

                    ——如果我已經拿了主意,岳主任可以給我做嗎?
                      
                    ——……可以吧。但是,你要再認真考慮,子宮瘤剔除術要比子宮切除術復雜得多,不僅是時間上要拉長,身體上也要有更多的損耗,這個代價你要想。  

                      
                    ——你還要再想。你跟病里其他患者交流過沒有?我再說一遍,子宮對你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我應該做切除術。  

                      
                    ——岳主任,我覺得,我們身體里每個器官永遠都有它存的意義,突然間硬性摘掉其中部分,不僅是對身體的破壞,還會給人心理造成損害。  

                    ——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還沒有人像你這樣想。  
                      
                    ——也許就因為長期以來大家都接受一種方法、一種手段,才造成了今天這種非常劃一的結果,其實,這是很合理的。  

                    ——你要批判的東西涉及面太大了,我們最好先不要談它。我看你反對劃一,是因為你
                    子宮切除手術缺乏正確的認識,恐懼感和消極態度是很不正確的。你不是看了很多書嗎?關于術后是否會出現性征上的變化,內分泌活動是否會顯著改變,性生活是否會受到影響等等,實際上統統都排除了,有關的道理都已經講得明明白白的,還需要我再說嗎?

                      
                    ——不用說了,但是我仍然覺得如果子宮本來可以不切除卻給切除了,結果會使人很舒服,甚至會產生巨大的心理落差。  

                      
                    ——巨大的心理差?唔,看來你比較特殊。你做什么工作?服裝設計?唔,要不先樣吧,你回去再考慮一下。  

                      
                    岳主任忽然下了逐客令,表情上明顯變化。站起來時千波發覺他的眼神不善,甚至于帶著幾分威懾,她還覺得,他手里在拉開抽屜快速地翻動文件時帶來的一股氣勢,那氣勢機械之中蓄含著強迫性的力量。  

                      
                    千波跟姐姐商量,是不是好好托托滑大夫,手術就讓她做主刀。姐姐反對說,你這是破例不說,而且滑大夫未必做得好,就是做得好也未必肯給你做,畢竟這是要擔責任的事。  

                    姐姐說,你不是已經當面問岳主任,他說可以給做了嗎?
                      
                    千波說,是啊,可是我對他的感覺不。身為主任醫師,他只想鼓吹他的思想,什么那是沒用的,沒意義的。你沒看他說話那副神氣,表面上在講理,其實掩藏一種極可恨的觀念,我覺得他對女性器官從根本上就是極輕視的。  

                      
                    姐姐嘆了口氣,說,你看你又來了,總是對人要求太高,他一個婦科主任,一天到晚見得太多了,子宮摘得一筐一筐的,還有什么輕視不輕視。你湊合著點兒吧。  

                      
                    千波的臉繃了起來,說,這怎么是湊合的事?不行,我們跟滑大夫談,看看還有別的大夫能主刀嗎,反正現在講究醫患雙方協作醫療,我作為一名患者,有權挑選大夫。  

                    姐姐實在拗不過千波,又出去找滑滑大夫。   
                    一會兒姐姐從病房門口招手讓千波趕快上檢查室,滑大夫正那兒呢。  
                      
                    滑大夫又細細地給千波檢查了一次,然后告訴她,如果你們確實不在乎其它問題,剔除術是可以做的。但是,她不想得罪岳主任,還是要由他做主刀,她來輔助做副刀。  

                      
                    千波問,為什么?滑大夫說,因為你已經當面問他了,你已經給了他深刻印象,忽然又要換人,我這做主治的不好辦。  

                    滑大夫說了,好了,江千波,你就放心,我們主任從來萬無一失。  
                      
                    姐姐生怕妹妹再招惹是非,趁護士在處面喊:“21床試表拿藥”的功夫,推千波先出去,她留在那里很抓緊地跟滑大夫一項一項地定規,什么時候排腸,什么時候備皮,血色素結果出來怎樣,刮宮病理說的都是什么等等。滑大夫翻著病歷一一跟她做交待。  

                      
                    簽字手續履行之后,姐姐告訴千波好消息,滑大夫說本來定好的事情又有變化。因為同一時間里岳主任要現場主管另一個疑難癥手術,所以給她調換了另外一個老大夫主刀。這個老大夫也是非常有經驗,姓范,一個男大夫。  

                   千波一點沒有表示高興,緊皺著眉頭說,怎么又是個男的,誰知道他具體怎么樣? 
                   姐姐便問病房里幾個人,知道范大夫手術怎么樣?都答不太楚。  
                       
                   現在病房里除去千波,應該手術的病人都做過手術了,只有她一直還拖著,她顯得有孤立,她自己早就感覺出來,周圍的空氣里裹著一種強烈排斥的意味,所以現在你部什么她們都是帶答不理的。姐姐壓低聲音勸千波,千波臉還是緊板著。  
                      
                    護士又進來了,發給千波一瓶甘露醇,沒有表情地叫她一次性喝進去,排腸,過一小時再喝水。千波接了藥水瓶在手里躊躇地摸了好一會兒,終于郁郁地嘆一口氣,說,她啦 ,長痛不如短痛,范大夫就范大夫。她仰著脖子把藥水喝下去。  
                      
                    早上千波還沒有完全醒來,有護士湊過來打針,一共三針,她問是什么針,護士籠統地告訴她都是鎮靜的。隨后就有手術室的擔架床胄碌響著推進來,叫21床!她慢慢地走過去,從容地爬上去,電到病房里好幾以眼睛都在沉默中冷淡地掃過來,沒有人跟她道再見,更沒有人跟她說祝你好運的話,她甚至感覺到人人對她都有一股子驅逐的勁頭兒,一直快進到手術室了,才看見姐姐跑著從樓梯口上來。千波跟推車的護士說,請停一下,就一小會兒。  

                      
                    千波躺在那兒,使勁仰著沒有枕枕頭的腦袋跟姐姐說,姐姐你千萬要給我盯好了,也許手術半截時他們還會出來人問你,說那東西看著不好,或者還是說沒用了,要摘,姐姐你一定別改口,一定毫不猶豫地告訴他們說留著,絕對留著,姐姐你要答應我,理解我,我就是要拿我的命賭一賭,我豁出去了!

                     她看見姐姐朝著她拼命點頭,眼睛濕了。   
                    合頁門粗暴地撞開又合上, 仿佛要截斷她此前一切生活的記憶。  
                      
                    原來手術室的走廊如些靜寂。推她進來的男護士一下子不見了,更不如大夫此刻都在哪里,她孤零零躺在藍色的充滿的懸念的走道里,只看見一只方正的大鐘明確地懸在頭上。她叫自己什么也別看,閉目養神。過了好一會兒,聽見有拖鞋聲一步步過來,抬起眼睛,看見是昨天見過一面的麻醉師。他是個年輕的小伙子,眼鏡很厚,眼睛很小,神情淡漠。  

                      
                    他將她的擔架車一把抽過去,進到一房間,這房間里到處都是燈,圓圓的,亮亮的,她一下子就覺得刺目。她暗示自己放松,不要有一絲一毫的害怕。可是心里真是怕得很。  

                      
                    麻醉師安置好千波之后開臺找開一只布包,幾種器在那里紛亂響。千波聽見麻醉師問她,你希望手術中什么狀態好?是完全迷糊好?還是什么都能聽見好?千波不假思索地回答,什么都聽見好。她滿意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如此平和、理性。  

                    可是實際上她什么也沒能聽見。  
                      
                    手術時間比較長,大約進行兩個小時。中途果然有小大夫端著病歷夾子撞出手術室的合葉門仰著臉向外面喊:江千波的家屬!千波姐姐趕緊走上去問什么事,小大夫說,病人的組織不太好,附件上看著有明顯的炎癥,范大夫建取好子官和一側卵一起切除。  

                      
                    千波姐姐心里一緊,鄭重說,我們的意見還是器官保留,只剔除肌瘤,同時盆腔消炎。  

                      
                    小大夫使勁看著她,說,你要考慮好了,反正大夫建議了,你還是要保留?好,你在這里簽下字,你就寫:消炎、炎、保、留。  

                   千波姐姐照小大夫的吩咐寫好字。一轉眼合頁門又合上。  
                      
                    千波人被推回來時,病房里一度有些恐慌,護士跑來跑去給她吊液、插各種管子,檢測器上顯示不好,她的血壓在40和60間,心脈也極為緩慢。深度昏迷之中的她的臉面幾乎是青綠色的。  

                   護士長走來對千波姐姐說,大夫說消耗比較大,現在情況不太好,我們也沒有辦法。千波姐姐問,范大夫說什么沒有?護士長答,沒說什么。  
                      
                    夜里千波醒來,傷口疼得扛不住,姐姐去喊護士來給她找了一針標冷丁,兩個小時后她雙疼得不行了,護士說你忍著點,再打就成癮了。說什么也不再給打。  

                      
                    又挺過來四五個小時,血壓和心脈都稍微好了一些,姐姐舒一口長氣對千波說,謝天謝地,你闖過來了。千波強忍著疼問姐姐,你仔細說,確實看見肌瘤了嗎?哪個大夫給你看的?那趙的只是肌瘤嗎?   姐姐說,你怎么又問一呀,真的真的,你就放心吧。千波說,叫我怎么放心,他們給我麻醉找得太多了,生怕我聽見似的,為什么不讓我聽見?太不尊重人了! 姐姐說,你可太挑剔了,你的抑郁癥越來越重了,快睡覺吧,睡覺了才不疼,你看看誰像你這么疑神疑鬼的,你看看得大夫都不愿意過來了。 

                    ——不過來就不過來,我不在乎。  
                      
                    轉天下午查房時,千波正深睡。岳主任帶著幾個大夫進來,站在21床前面看一看。  

                    她許她注意到千波的檢測儀的數字以及她的臉色比想象的要好,便跟她的姐姐問了一句,21床怎么樣?
                      
                    姐姐回答說,很好,岳主任,今天早上她來月經了,所以心情特別好,一下子說睡就睡個沒完了。  

                   這時護士長在邊上笑著插上一句,21床特有意思,見到月經以后竟然哭了,是吧? 
                   姐姐點頭說是。岳主任便又多看了千波幾眼。   
                   忽然問他發現21床深睡的眼睛己經睜開,似乎給他相當銳利的一瞥臉
                    如挨了一粒飛投而來的石子,令他頗為不快,立刻將身體倏地轉過去。   
                   查房結束了,千波讓一姐把CD隨身聽的耳機給她插好了。里面是原先裝好的鮑勃·迪倫的演唱—— 
                  “過去我曾經蒼老, 
                   而今我卻風華正茂”…… 
                    千波說,姐姐你挨我近一點兒,你聽另一只耳機。  
                      
                    姐妹兩個就那橛在床頭緊著腦袋,一個躺著,一個倚著,不進默契地互相微笑著,把才能鮑那支歌聽了好半天。  

                       [責任編輯 那 辛]

        分享到:
        科學技術論文征稿
        教育理論與教學研究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免费

            <div id="dpdc0"><span id="dpdc0"></span></div>

              <em id="dpdc0"><ol id="dpdc0"></ol></em>

              <dl id="dpdc0"></dl>

              <div id="dpdc0"></div>

                  <div id="dpdc0"><span id="dpdc0"></span></div>

                    <em id="dpdc0"><ol id="dpdc0"></ol></em>

                    <dl id="dpdc0"></dl>

                    <div id="dpdc0"></div>